探索新音乐

Last.fm 是一项音乐探索服务,根据您播放的音乐给您个性化推荐。

创建您的 Last.fm 专页 关闭窗口

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标签

大家的标签

更多标签

传记

彼得·伊利奇·柴科夫斯基Tchaikovsky, Pyotr Ilyich 生平[转]
生卒年月:1840年5月7日——1893年11月6日
国家:Imperial Russia
生平介绍:
(1840年生于沃特金斯克;1893年卒于圣彼得堡)。俄国作曲家、指挥家。在圣彼得堡学习法律。任职公务员并于1863-1865年在A.鲁宾斯坦创立的音乐学院学习,该校后很为圣彼得堡音乐院。1866年到莫斯科,在N.鲁宾斯坦领导的新版音乐院中任和声学教授。在那里的最初2年间写出第一交响曲和歌剧《司令官》(Voyevoda)。1868年结识以里姆斯基•科萨科夫为首的俄国民族乐派年轻作曲家,并为他们的热情所感染,这在他的第二交响曲里体现出来。但后来被他们认为是世界主义者而不是真正的俄国人。1869-1875年间写了3部歌剧和第一钢琴协奏曲。1872-1876年成为《俄罗斯报》(Russkiye vedomosti)的音乐评论家。1876年同一个学生结婚,9个月后分居,企图自杀,并濒临神经崩溃,这是有同性恋倾向的人走出婚姻这一步的心理后果。此时他得到一个富孀娜杰日达·冯·梅克的帮助,她出于赞赏给他一笔年金,使他可以放弃教学而专心作曲。她与柴科夫斯基从未交谈过,虽然他们有大量书信往来。他的第四交响曲即献给梅克夫人。去瑞士和意大利,创作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Eugene Onegin),1879年由莫斯科音乐学院学生演出,反应尚可。到1880年他的作品已在俄国(得力于N. 鲁宾斯坦的宣传)、英国和美国流行,但在法国和维也纳人遭反对。1885年在克林购置乡间别墅,后又陆续购置数处,过隐士般与世隔绝的生活。在那里他写了《曼弗雷德》(Manfred),并于1887年第一次作为指挥在莫斯科登台演出歌剧《铁匠瓦库拉》(vakula the Smith)的修改本《女靴》(Cherevichki)(The Slippers)。1888年作为指挥家在德国。法国和伦敦巡回演出,1889年再访德国和英国。1890年舞剧《睡美人》(Sleeping Beauty)上演。此后柴科夫斯基去佛罗伦萨创作歌剧《黑桃皇后》(Queen of Spades),1890年在圣彼得堡演出,年底梅克夫人突然断绝和他的关系,疾病(或家人反对她资助柴科夫斯基)致使她做出了如此的决定。这深深刺伤了柴科夫斯基。1891年访问美国获的极大的成功。1892年1月在汉堡聆听了马勒指挥的《叶甫盖尼•奥涅金》。1891-1892年创作舞剧《胡桃夹子》(Nutcracker)。为与歌剧《约兰达》(Yolanta)联袂演出,并开始创作第六交响曲。是年再访维也纳,1893年去英国接受剑桥大学授予的名誉音乐博士学位。1893年间创作第六交响曲,放弃了1891-1892年动笔的那部交响曲,把它作为第三钢琴协奏曲重写,最后仅保留一个乐章(第二和第三乐章都是在柴科夫斯基死后由塔涅耶夫根据残稿配器的)。虽然柴科夫斯基自信第六交响曲为其最佳作品,但首场演出却反映平平。通常说法是在演出第4天他感觉不适,喝了一杯生水(可能是蓄意的),遂患霍乱,导致死亡。但1979年苏联学者亚历山德拉•奥尔洛娃发表一种理论,认为作曲家之死是服毒自杀,为免于涉及贵族的同性恋丑闻被揭露,这是由他以前学法律事的同学组成的私人法庭做出的决定。此种理论遭到一些学者的激烈反对,此事仍在争论,尚未得出结论。很少作曲家比柴科夫斯基更受听众欢迎;原因有几个方面,很容易理解。他的音乐曲调极为优美,配器艳丽而色彩丰富,充满了炽热的情感,诉诸人心而不是头脑(虽然柴科夫斯基的交响乐缺乏交响思维和结构之说经不起严肃推敲)。无疑,具有强烈感情特点的音乐反映了作者的天性。他受到双重的折磨:被压抑的同性恋(导致他结婚企图的惨败)和兴奋与沮丧起伏波动过大。每次成功之后即带来一段时间的内省、忧郁和消沉,其根源是他本人的心理缺陷而不是“典型的俄罗斯忧郁”。这也表现在他对出国访问的态度上。他一离开俄国就患思乡病;一回国,又烦躁不安的急着计划出国。

视频

最佳专辑

活动

添加活动

收听趋势

856,419位听众
11,057,978次记录
最近收听趋势:

开始记录歌曲和追踪收听历史

Last.fm 用户记录使用 iTunes、Spotify、Rdio 及另外 200 种音乐播放器播放的音乐。

创建 Last.fm 专页

吼吼箱

留言。 登录 Last.fm注册用户
  • Kyonil

    Норм.

    12 小时前 回复
  • Izhorian

    1812 Overture. No classical piece beats the epicness of it.

    5月 23日 12:48 回复
  • magda-333

    The Nutcracker - Ballet, Op.71, Act II: No. 14 - Pas de deux makes love with my brain when I listen to it... EVERY SINGLE TIME...

    5月 8日 15:46 回复
  • GraveOzz

    Lovely composer. Everything I've listened from him has a great quality.

    3月 7日 21:12 回复
  • w1nter_

    PLEASE COME TO BRAZIL

    3月 7日 16:25 回复
  • Tarjever

    It's very sad, that his great operas are not represented. :( Tchaikovsky's 'Eugene Onegin', 'Queen Of Spades', 'Iolanta' and others are not less masterpieces than 'Swan Lake' or symphonies!

    2月 26日 9:43 回复
  • SanctuaryCat

    Symphony no 4 > Everything else.

    2月 13日 10:57 回复
  • MARIELAPEREZ

    Esto esta mal..... Aparece Beethoven

    2月 12日 4:37 回复
  • mohamad_reza

    ای وای من

    1月 24日 22:56 回复
  • Eloy456

    His 4th and 5th symphonies are just perfect! In 3 weeks I will hear the 5th live in concert, really looking forward to it!

    1月 20日 23:05 回复
  • LUCE08

    swan lake and romeo & juliet... classic

    1月 7日 2:33 回复
  • wayrams

    <3

    1月 7日 1:20 回复
  • MrShayton

    Ъ

    2014年 12月 19日 回复
  • Elintasokas

    Everything I've heard by him so far has been absolutely fantastic! One of my favorites definitely.

    2014年 12月 13日 回复
  • Unknowny503

    Meanwhile, want to urge you to have a listen to some lesser known pieces that are: 6 songs, Op. 73, No. 6 - Alone again, as before; 6 Songs Op.6 No.5 "Why?" and 12 Children's Songs Op. 54 X. Lullaby in a Storm. All of them arranged by Stetsuk for cello and perfomed by Kniazev.

    2014年 11月 30日 回复
  • Unknowny503

    OG-Gurda, if you haven't noticed yet I'll help you - you are amongst those folks. Simply do not fuel that kind of discussion. Dot.

    2014年 11月 30日 回复
  • phukerr

    i wish he had the russian name in his page

    2014年 11月 24日 回复
  • micahnewman

    Thanks, Tchaikovsky. Thaikovsky.

    2014年 11月 23日 回复
  • OG-Gurda

    @jazzthieve I agree partly that music should be discussed here, but there is nothing we could do to stop people talking about it anyway. And by the way, i dont see any right wing Russians here...

    2014年 11月 8日 回复
  • coolvart

    v No, all of these should be combined under a single Latin spelling, but until then this one, being the most popular, is sufficient.

    2014年 11月 2日 回复
  • 全部 121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