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新音乐

Last.fm 是一项音乐探索服务,根据您播放的音乐给您个性化推荐。

创建您的 Last.fm 专页 关闭窗口

Placebo

巡演中

图片

10
  • 169,765,578
    次音乐记录
  • 2,508,800
    位听众

标签

大家的标签

更多标签

传记

风格: Alternative Pop/Rock(另类流行/摇滚) Britpop(英伦摇滚) Neo-Glam(Neo-Glam) Punk Revival(复兴朋克) Punk-Pop(流行朋克)

“我不想作耶酥,我只想作撒旦,”这是英国乐队“安慰剂”(Placebo)的主唱布莱恩·莫尔克(Brian Molko)在一次采访中抛给记者的一句话。没有眼影,没有唇彩,没有吉他,你永远
不会把这个身高只有1.69米、骨瘦如柴的男人放在眼里。而当他经过精致的化妆出现在舞台上,当他弹着爆裂的吉他出现在唱片里,没有人会再忘掉他,“我想长得更高,我想变得更性感。而当我站在舞台上,我就可以实现所有的一切。”对保守而古板的“道德先生”来说,他是撒旦;对每一个“安慰剂”的乐迷来说,布莱恩则是他们/她们心中的耶酥。

  从1996年发表第一张同名专辑到现在,“安慰剂”经过了七年的成长,出版了四张专辑,换掉了一个鼓手,卖出了三百万张唱片。当然更容易被人们——尤其是善于炒作的英国媒体——提起并记住的是乐队成员“丰富多彩”的性取向:鼓手史提夫·荷维特(Steve Hewitt)是异性恋,贝斯手史蒂芬·欧斯戴尔(Stefan Olsdal)从六岁起就发现自己注定是一个同性恋,而布莱恩呢?他无所谓男女。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媒体争相追逐的一个焦点就是布莱恩昨天晚上又和谁睡过了以及与此有关的无聊问题。而说话满嘴跑火车的布莱恩也总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地为媒体提供足以引起所有人注意的话语:“我内心有一种想成为一个女孩的强烈愿望。我相信如果我是一个女孩,我会比现在更有力量……我想像一个女孩那样有月经,我想体验看着一个生命从自己身体中分离出来的感觉,那一定是一种深刻的幸福,而男人永远不会感受到这种幸福,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总是像一头野兽。”

  尽管“安慰剂”是一支英国乐队,他们的历史却要追溯到八十年代的卢森堡。那时布莱恩和史蒂芬在当地同一所学校里念书。他们彼此认识却几乎没有说过什么话。“七年的时间里我们可能只交流过一句话,”布莱恩回忆道。随后,不甘心步父亲的后尘去银行工作的布莱恩迁到了伦敦,在“金史密斯学院”(Goldsmith’s College)学习戏剧,与此同时追求自己在音乐方面的发展。也许是缘分,也许是巧合,拥有瑞典国籍的史蒂芬也来到伦敦学习音乐。他至今仍能清晰地回忆起当他第一次在酒吧里看见布莱恩演出的情景,“我爱上了他的声音和他弹吉他的方式,他是如此地与众不同。很快我们就发现我们彼此间有很多相同之处,这是我们以前从来没有想到的。”就这样,他们两人和另一位来自瑞典的鼓手罗伯特·斯卡尔兹伯格(Robert Schultzberg)组成了“安慰剂”(Placebo)的最初阵容。

  从1995年起,他们开始在大大小小的俱乐部作演出,和他们一起表演的还有当时没有出名的“灰”(Ash)、“灌木丛”( Bush)等乐队。仅仅一年以后,他们得到了与Hut公司的一纸合约。当乐队的第一张同名专辑《安慰剂》(Placebo)出版的时候,正是Brit- pop风头正劲之时,而偏偏这却是一张反Brit-pop的唱片,激烈、狂乱、破坏,朋克与噪音充满了每一个角落。布莱恩将他在卢森堡所经历的无聊与痛苦全部发泄在这里,性与毒品统治了专辑中大部分歌曲。乐队也因此而被人们称为Glam Rock版的“涅磐”(Nirvana)。专辑给乐队带来了英国本土13万张的销量、一首Top 5单曲《南茜男孩》(Nancy Boy),还有许多个表示欣赏与称赞的电话——其中几个最有名的分别来自U2、R.

视频

最佳专辑

活动

添加活动

收听趋势

2,508,800位听众
169,765,578次记录
#132 上周榜单排名
最近收听趋势:

开始记录歌曲和追踪收听历史

Last.fm 用户记录使用 iTunes、Spotify、Rdio 及另外 200 种音乐播放器播放的音乐。

创建 Last.fm 专页

吼吼箱

留言。 登录 Last.fm注册用户

正在收听

顶级听众